高州粤K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粤K
查看: 509|回复: 0

中篇小说 我的后父

[复制链接]

30

主题

30

帖子

28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82
发表于 2016-12-20 00:2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中篇小说 我的后父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引子
      
    我是一个命苦的姑娘,但又是一个幸运的女孩。
    人们常说:“母有生育之恩,父有养育之恩。”
    说我命苦,是因我在15岁上半年时,亲生父亲有病。在我需要父爱、父亲养育时他却过早的弃我和弟弟去了天堂。
    说我幸运,是我在15岁下半年时,刘家村司机刘智群刘叔即我们的后父来到我的生活里,他性器官上的白癜风怎么办接过前父抚养我和弟弟的生活担子,毫不犹豫挑在肩上,和母亲同甘共苦的培养着我们。
    我对前父的印象不深,从我懂事起,只记得他经常拖着病体,少言寡语,愁眉不展,不是默默的劳动,就是坐着对某一物愣神,或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唉声叹气。很少能看到他在生活中的快乐身影和笑脸。关于对前父其它方面的了解,只是听母亲谈起她们结婚前、婚后的只言片语。
    自从我与后父相识,我对后父的所作所为,看在在眼里,记在心中。他教我们姐弟生活常识、生活技能。教我们如何做人。从他身上我学到了许多知识,学会了如何在复杂多变的社会中生活。学会了一般农业常识;学会战胜自然界的部分技能。例如:在他的帮助下,我学会了游泳、打猎、开车等技术。
    他对我们平等、谦和。
    他教育我们,以理服人。
    他把我们姐弟当作自己的女儿、儿子。
    他和母亲的关系,如同一条战壕的战友,生死相依患难与共。
    在他脑海里没有前妻、后妻的概念。有只有“夫妻”这两个字。
    在他行为中没有亲生,养女、养子关系。有只有“父”与“儿、女”的责任和义务。
      
    第一章
      
    山间的一条小路上,走来一队迎亲的队伍。
    伴随着唢呐、锣鼓声声,山前村姜家的儿子姜峰娶了凤凰村姑娘三丫。
    今天本是黄道吉日,找先生看的好日子。一个月前姜老爷子骑着毛驴提着只大公鸡和一瓶酒来到山后,找人称杨“半仙”的人算了一卦。半仙先生想了好长时间,费了不少周折,东翻西找在满是灰尘的破箱底下找出一本,撕了封皮老掉牙的旧黄历,扳开指头厚的不知收藏了多少年所谓“天书”,上面好在能看见是康熙年代的字,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的今日是:“朗朗乾坤,宜迎娶,适婚嫁”。
    迎亲队伍走在山间小路的半道上,前不靠村后不着店,谁知老天又不给好脸,偏偏到了上午九、十点钟天公不但不给好脸而且脸拉长了,天也阴了,天空的皱纹也多了起来。早晨还是眀晃晃的日头现在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连绵小雨,雨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这下可苦坏了迎亲的人,不大一会,一个个从头到脚湿了个透心凉,大伙又没拿雨具,又没遮挡雨水的防水衣物,任凭雨水从天上慢慢浇下来,敲锣打鼓的、吹唢呐的,小喇叭伴奏的,这些又不能扔掉,又不能停下。走一阵子,还得吹一阵子,让人听了有些喜庆。
    边吹、边敲锣打鼓,还要边看着脚底下的路,有的一脚踩下去,唢呐、喇叭、锣鼓、镲子等乐器,有的响着,有的没声音或变了调了。队伍继续朝前走着,可是有的鞋却拔不出来.。只好停下锣鼓重整队伍,再开路。就这样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倒也走了几里路。
    再说坐在轿子里的新娘子三丫,嘴上不说,心里却甜丝丝美滋滋,今天赶上这样的天气,一没有太阳,二天阴下小雨,不凉不热,老天爷送把雨伞,真是够仁慈的。天阴下雨夹着西北小风,一阵接着一阵。对三丫来说无所谓,反正坐在轿子里,雨淋不着,风吹不着,坐轿子等于坐在会移动的小房子里,高高在上,走一步,颤颤悠悠,左晃右荡,美哉、快哉。俗话说“大姑娘坐轿头一回”。三丫长了21岁了,只是看别人家的姑娘坐着轿子出嫁,自己从未坐着试试是啥滋味?今天临到自己头上坐轿子到婆家,四个大男人抬着她,想慢想快全由着她,不要说没太阳就是有太阳也晒不着,风也吹不着,真是自在没的说。21年了,三丫今天是第一次坐花轿,真是新鲜,新奇、好玩!
    新郎官姜峰骑着枣红马,他的胸前、马头上各戴着朵大红花,穿着身笔挺的西服,走在轿的一侧,喜气洋洋,不雅的是崭新的西服被雨淋湿了,三丫看了心痛想和姜峰换个个,她下轿骑马溜一圈尝尝骑马当女新郎的滋味,让姜峰坐轿子,当一回男新娘,可能更好玩、好笑。
    伴娘胖花看出了三丫的心思,掀着轿帘对三丫直努嘴,示意“不能啊,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这花轿是你坐的,这马是新郎骑的,谁也不能替换!这玩笑不能开。”
    三丫明白了,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这不是在娘家想干啥就干啥;这不是在地里劳动,姑娘、小伙打打闹闹开开玩笑没人阻拦、没人管。今天不是时候,不宜开玩笑,想下轿走一走散散心有伴娘、司义管着,由不得自己,只好老老实实在轿里坐着,规规矩矩当一回新娘子。
    司仪师傅看了看大伙衣服湿透了,浑身湿漉漉的,路也不好走,每走一步,每迈开一脚,都和泥巴打交道,大伙嘴上不说,心里直犯嘀咕。大伙不但要和泥泞路接触还要敲锣打鼓吹喇叭。司仪看到这说:“好了,停下!大家伙听着,都停下,不吹了,也不要敲了。赶紧走路,等到了家门口,再吹起来,再敲!我们脚底下走快点,抓紧时间把新娘送回婆家,喜酒、喜烟、喜糖、大鱼、大肉、好菜、好饭等着大家!大家说,好不好?”
    “好!”大伙一口同声做出了回应。
    迎亲的队伍没有锣鼓唢呐声音,只有刷刷刷的走路声。
    迎亲的一伙人不大一会来到了姜家门口,这时天也晴了,雨也停了,太阳也出来了,老天爷还真给面子。早已等候在姜家门口的亲朋好友及众乡亲们,翘首待望,不知谁喊了一嗓子,“看啊,新娘子来了!”
    只听鞭炮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。锣鼓齐不隆冬齐呛齐,唢呐滴滴哒,哒哒嘀,一时间鞭炮、锣鼓齐鸣,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。接着一对新人拜天地、拜父母、拜亲朋好友,由伴娘送新郎、新娘入洞房。院子里,屋里宾客满座。酒壶、酒杯不断交替应接不暇,筷碗相碰,碟、盘频繁更换。你请我喝,我请你吃,猜拳行令,吃喝声此起彼伏,欢天喜地,笑语不断。
    坐在新房里的新娘三丫,掀开红布盖头一角看到院子里人来人往,热热热闹的场面,她坐不住了,对姜峰说:“哎!我看咱两是不是给亲戚、朋友和乡亲们敬杯酒?感谢人家来参加咱们的婚礼。”
    “对,等会人们吃喝的差不多了,咱两给他们敬酒去。”姜峰说完替三丫揭去红布盖头。并开句玩笑:“这块红布早晚都得揭去,盖在头上什麽也看不见。”
    三丫含笑戏谑的说:“这块红盖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揭开的,你揭去从今以后我就属于你的。”
    姜峰看着满脸粉红含情脉脉的新娘三丫,弯腰将其揽在怀中,深情的亲了一口。
    羞的三丫,脸红脖子粗,嗔怪道:“你猴急啥,你不看人们在院里正在吃喝,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,等不得人走!”
    姜峰、三丫说笑着从新房走了出来,三丫端着酒盘,姜峰拿着酒杯,两人来到园中挨桌、挨个给人们敬起了酒。
    新婚燕尔,三丫休息了三天,帮助婆婆洗衣、做饭持家务,真的成为了家庭主妇。三丫除了家里的一摊子还要和丈夫出去打零工,短期工,种自家承包地。喂猪、喂鸡、养羊,几年下来,夫妇两人积攒了数万元的积蓄,买了辆小四轮拖拉机、摩托车、自行车、置办了一些农用家具,并买了彩电、电冰箱、洗衣机、电风扇、电磁炉等,一般家庭有的都有了,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。
    三丫肚里也争气,4年添了一女、一儿。女儿取名金凤,儿子取名叫玉胜。一家三代生活的其乐融融。
    姜老爷子有时一年半载的还不忘山后的杨半仙,说他们现在的生活有半仙的一份,应提瓶酒、割二斤猪肉慰劳慰劳半仙。
    半仙也是凡人出身,“半仙”原为一农家子弟,他游手好闲,好逸恶劳,喜看一些闲杂书等,尤其好涉猎天文地理,看风水相面之类书籍。好打问拜仙求道之事,好听扑风捉影道听途说传说故事、轶事等。久而久之人们看他不务正业送其“半仙”大号与懒人雷同一意。他也不管这种称谓是否恰当?是否合适?他反以此为荣,以此为资本。他平时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农事更是不理不采,整日在家烧香磕头拜弗求道,口诵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的经文天书,两耳不闻窗外之事,闭户掩门做起了神仙梦。
    半仙既然没有脱胎换骨还是肉体凡身,还得吃五谷杂粮,也是一日三餐离不开人间烟火。他平时舍不得花钱买酒、买肉,更舍不得花钱买鸡、鸭、鱼等。凡夫、俗子送酒、送肉;送鸡鸭鱼等犒劳他,半仙自然是笑脸相应,口吐仙语,张口闭嘴“阿弥托福,善哉、善哉”。檀香一缕绕屋走,仙气飘渺满庭院。进到院里起码让人感到“仙人”居住的地方和凡人的有所区哪个医院是治疗白癜风最有效的医院别。
    半仙做“仙人”的规矩是:见人家拿着礼品找他,老远就把门打开,脸上满带笑容出来迎接。这样做表明仙凡有礼数,来者不拒,不收礼非礼也。对空手访“仙”问“道”者,对不起,大门紧关,闭门谢客。
    对送上门的美味不要白不要。管它算命、看相、卜卦、测字、看手像,灵与不灵,起不起作用,不归他管,能吃上能喝上能把人忽悠住是他的本事。
    近几年随着改革开放,破除迷信,解放思想的加大力度的宣传,人们对神鬼的信任度的降低,对科学知识不断提升。半仙的生意日渐清淡,半仙的日子也不好过,求仙问道找他算命的人,是越来越少。半仙家的空酒瓶少多了,卖香火的、收破烂的人也不经常到他家去光顾了。10天半月半仙家的餐桌上难见肉星,清水寡淡日充三餐,人们见半仙,人,消瘦了许多,走路慢腾腾,两眼少神无光,说话有气无力。可能是缺少资金、支出大于收入的缘故,也可能是“仙家人”“忌讳”荤腥而造成的营养不良所致吧?
    姜老爷子找到半仙,说了几句感谢的话,把酒和肉诚慌诚恐的交到半仙手中,半仙自然然要谦让一番,两人寒暄几句,敷言了事。姜老爷子掉转头颤微微的捣着根木棍一步一步地再走回家去。
    半仙连看一眼也不看姜老爷子,他急忙回家快刀斩麻切起了肉,丢在油锅里刺啦、刺啦的炒着。他看着油锅里的肉块翻滚着;他看着餐桌上放着满满的一瓶烧酒,他笑了,他满足了。今天中午可以一醉方休,可以好好睡上一觉,真是快哉,真是赛过神仙胜过神仙。
    姜老爷子从半仙那里回来之后,一病不起,日见身体衰弱,请了半仙施“法”也无济于事。姜峰、三丫、婆婆等人动员他住院治疗,姜老爷子坚持不去,他说:“人老如干枯的树再怎么浇水用肥也难发新芽。”不久姜老爷子谢世,姜老太太因老伴不在,悲痛过度,积劳成疾,也于次年离开人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